荒島,蘋果樹,與木筏

有一艘船遇上暴風,船翻了,有一百個人漂流到一百座小荒島。



每一座小荒島上都只有一棵蘋果樹,有的蘋果樹粗些,有的蘋果樹瘦點,

相同的是每天這些樹都會結一顆小蘋果,只要摘下吃掉,就不怕餓死。



於是日出日落,所有人每天吃著蘋果,眼巴巴地看著海平面出現奇蹟。



日復一日,無人前來搜救。



終於有一個人火大了,

他憤怒地砍掉了自己荒島上的蘋果樹,做成了一艘木筏,航向了大海彼端。

出發前,他怒吼:「他媽的誰想一輩子困在這裡!」此後頭也不回。



其餘九十九個人在各自的小荒島上,將一切看在眼裡。



有人說:「太帥了,我也要跟他一樣!」

有人說:「太愚蠢了,看那木筏的樣子就知道必沉無疑。」

有人說:「希望他成功,帶人來救我們!」

有人說:「別學他,他只是想耍帥,他只是想跟我們不一樣。」

有人說:「根據我的分析,他肯定是崩潰了,自我毀滅型的人格。」

有人說:「大家別衝動,讓我們姑且觀察幾天。」

有人哭了,大叫:「謝謝你!謝謝!」



更多人不發一語。

對他們來說,觀察總是比行動重要。









打第一個人離開荒島群後,九十九個人漸漸有了改變。

有人立馬猛幹,著手砍樹,製作木筏。

幾天後,第二批砍樹造筏出海的人一起出發了,共有十人。



有人還沒脫離大家視線就翻船了,有人過了幾天以屍體的方式漂回來了,

有人勉強游泳回來只剩半條命,從此在光禿禿的荒島上祈求別人施捨他蘋果渣渣。

只有一個人跟第一個人一樣,永遠消失了,

也不曉得回到家了沒,抑或是沉在屍體漂不回來的深處。









這次出海帶給剩餘八十九人的,有鼓舞,有打擊,有恐懼,有更謹慎的想法。



有人照樣砍樹造筏。



有人明明沒膽子砍樹造木筏,卻裝做很想造木筏,嘴巴說自己不是不想回家,

只是想等蘋果樹壯一點再動手。

他們花了很多時間在吹噓自己總有一天會砍樹,但什麼也沒改變。





有人兩天才吃一顆蘋果,將多出來的蘋果保存下來,試著在少少的土壤下種植新的蘋果樹,

他們忍受著飢餓,祈禱小樹苗快快長大,長成大樹,

如此他們就可以將其中一棵蘋果樹砍倒做成木筏,另一棵用來繼續生產蘋果,以供保險。

他們知道冒險不是自己的風格,但困在荒島也不是自己期待的命運,

可是他們願意花時間儲備旅行所需的必要資源。

這是兼顧現實的代價。畢竟,等待也是行動的一部分啊。





有人同意想種兩棵蘋果樹的人的縝密心思,但不同意他們低落的效率。

於是這些人開始在岸邊練習用衣服捕魚,他們認為如果能夠在海中捕魚,比起種蘋果樹要快多了。

有人學會,有人學不會。





有人認為冒險航行基本上沒錯,但萬一發生船難回不了最安全的荒島就太划不來,

所以他們開始用樹葉編織繩子,打算製造出一條可以連結木筏與荒島之間的安全索。

他們用來確認安全索是否堅固的時間,比確認木筏是否紮實還要多得多。





有人夠膽砍樹,卻不會造木筏,

於是他們在砍樹前花了一番心思向別人討教,並研究如何製作出更紮實的木筏。

這些人裡,有人認真研究,有人假裝認真研究,有人只是喜歡一起討論的氣氛。

當然也有些人一直學不會造木筏,只是不斷哀求別人幫他做一艘。





有人覺得團結就是力量,

所以鼓吹大家將日後打算砍倒的樹通通集合起來,造成一艘更強壯的大船。

不過他們對誰夠資格當船長,花了更多時間爭論。







有人慢慢打消出海的念頭,他們開始欣賞荒島的美,欣賞大海日出日落的壯麗,

珍惜唯一一棵蘋果樹給予的生命滋潤,

慢慢的,他們了解這座小荒島可以是荒島,也可以是永恆的家,一切端賴自己抱持的態度。

對他們來說,不出海是有點遺憾,但留在島上也很滿足。




有人雖然打定主意留在荒島上,卻想讓自己的後代將來有一天可以冒險出航,

於是他們開始儲存蘋果,栽植果樹,學習造筏,請益補魚,

等到下一代同樣學會這一切時,他們將提供最棒的木材,以及最豐沛的魚果乾糧。





有人覺得能否真正出海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「想出海本身就是一個夢想」,

夢想太棒了,不拿來利用未免可惜。

所以這些人開始鼓吹出海對人生的重要,歧視只想待在荒島度過餘生的人的可悲心態,

他們在荒島間教授心靈成長,

告訴你只要每個禮拜支付一顆蘋果就可以來上課,分享對出海的期待與幻想,

如果你拉一個新朋友來上課,每次可以得到十分之一顆蘋果作為獎賞。

這些人除了整天聚在一起又哭又笑之外,什麼也沒做。





有人整天對大家砍樹與不砍樹的行為品頭論足,他們自詡是落難者中最聰明的一群人,

所以意見也特別繽紛,往往一針見血。

他們瘋狂批判第一個冒險出海的人,評斷他若非譁眾取寵,

要不然就是他自知砍的那棵蘋果樹原本就特別粗壯,是天生的神樹,只是故意不說,

出海對第一個人根本談不上冒險,還有點投機取巧。

這群人更對後來十個跟著出海的人落井下石,認定盲從一個白痴出海,只有比白痴更白痴。



你若問這群智商最高的人到底砍不砍樹,他們只會冷笑:

「我有一個朋友,他是砍樹造船的天生高手,還會觀星相辨方位,測海風預氣象,徒手補魚,

況且他內力驚人,只要戴著鐵手套就連鯊魚都可以幹掉,要是他在這裡啊?

早就帶著所有人脫險了,哪輪得到第一個人出海裝酷,只可惜……」

他們永遠不會正面回答你的問題,因為荒島上沒有網路。











漸漸的,又有人陸陸續續出海了。



有人一邊唱歌一邊航行。

有人一邊捕魚一邊航行。

有人一邊吃著儲存已久的滿船蘋果一邊航行。

有人一邊航行,一邊摸著越來越不夠用的安全索,不安地計算機率。

有幾個人擠在一艘大船上,彼此打氣,分工合作。



當然,絕大多數的人不會造木筏,也學不會。

學不會造筏,也找不到可以依賴的夥伴的大木筏,出不了海。

他們有的快樂待在荒島上,有的不快樂地待在荒島上,

有的不知道自己快不快樂,也沒特別想過關於快樂與否的哲學問題。



他們在荒島上,對著出海航行的人用力揮手。



有人大叫:「再見!再見!我們會為你們祈禱,一路平安,找到回家的路!」



也有人譏嘲:「真是一群自以為是的笨蛋,真以為靠那種木筏就能回家?」



許多人沈默不語,他們不知道什麼是對,什麼是錯。

或者他們一開始就知道,冒險出海與否其實無關對錯,一切只是選擇。

他們凝視著大海。



但不說話的大海,不會給予不問問題的人任何答案。













現在,我回來了。



我特地回來告訴你們,我在大海上看見無數翻覆的木筏,載沉載浮的屍體。

我也看見很多小木筏繼續勇往直前。

我看見冰冷的海風在這些航行者疲倦卻興奮的臉上,挑釁地吹動著。



我也想告訴你們,我一路看到的風景,有多凶險。

有多壯闊。

我將一切刻在我的眼睛底。



我只是回來告訴你們這件事罷了。

我還有更想去的地方。

休息片刻,我還是會再啟航行,以華而不實,矯情至極的夢想之名。





荒島,蘋果樹,木筏,不過是小說家的比喻。

人生哪來這麼凶險恐怖狂風暴雨,大不了失敗,我們就是回歸平凡罷了。

但在那之前,不甘心的你,別說相信我(刀大個屁),

相信那一個在你心中蠢蠢欲動的自己吧,砍樹給他看,乘風破浪給他看!



冒險成功,你要記得回來告訴那些守著蘋果樹的人,給他們力量。

冒險失敗,你會擁有一個很浪漫的故事,

你會很高興,自己曾經很勇敢。





自己看到的風景,自己刻在自己的眼睛底!






作者:九把刀
原文:http://www.giddens.tw/blog/post/36116143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36條恐佈的邏輯問題(揭尾故)

史上最著名的10個哲學思想實驗

你一定不知道「女子無才便是德」的真實含意